医药商业公司的转型与改革:医疗SPD供应链模式

2019-03-04 17:33

2019年,医改频出新政,可谓医改政千条,控费第一条,一出新政策,流通泪两行。4+7带量采购,耗材两票制,辅助用药目录,频繁的政策,动荡的医疗领域,看到了国家对医改的决心,18年到19年称得上是医改转折的一年,未来会怎样走,通过医改的底层逻辑我们可以探知一二。

对于医改,其基调是医保控费,医保所支出的费用或者是医保的筹资和支出,最终形成了医药卫生费用的主要的支付者,而医保总额增长有限(归因于医保筹资水平,没有增长机制),医疗费用逐年增高(归因人口构成比例),在这种情况下降低医疗服务成本,总额控制成了控费的主要方式,控制医疗费用无效支出是重要的控制手段,首要选项就是压缩相关的费用,供应链的内部会成为价格主要压制的对象。
反观政策,取消药品加成,4+7带量采购,辅助用药压缩药品价格;耗材零加成,耗材两票制,压缩高值/普通耗材价格。19年作为重心的DRG、单病种付费和有可能到来的一票制,医改趋势,对控费来说,成效显著;对业界来说,产生着重大影响,可以说是雪上加霜。对于流通企业来说, 4+7后,药品的货值大幅度被压缩了,但是箱子的数量并没有减少,换言之对流通企业来说工作量没有减少,成本没有减少,但是金额减少了,而两票制甚至是一票制的推行,全行业低毛利运行,所以未来越来越多地取决于大家的管理效率和运行效率,竞争力只能来自于供应链的增值服务!流通商成本剧增,转型才能活下去,怎么转,转去哪?其实在医改政策下,医院也活得不容易,运营成本、人力成本、耗损成本,严重影响利润,医改带来的指标给绩效考核也对医院管理带来不少困扰,最终会把成本转嫁到流通企业,如何减低成本和构建良好持续的业务关系。
其实广东模式已经给出答案,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肯定广东模式(2018.10.22~24),国家医保局副局长明确要推广广东省可复制医改经验:医用耗材区域性集采集配(GPO),医用耗材院内供应链延伸服务(SPD),医疗流通企业自建或联合第三方物流企业,集中配送,监管,优化供应链环节,结合信息化平台满足医院内部物流延伸服务,与医院共建院内物流精细化管理,优化库存提高自身医疗药品、耗材运营管理效率,医院减轻了医疗耗材运营管理负担,双方达到了提资增效,减负降本。